柒号海风

王耀。好茶是初恋。
其实呢杂食。😌都喜欢。无地雷。

【朝耀】好茶学生的五个片段

1、初遇

“喂喂,咱们班要来一个新同学了!”“哇塞真的?”“真的,我在办公室都看见了!”“男的女的?”“嘿嘿,我希望是妹子……”

亚瑟柯克兰坐在教室后面无聊的转着笔,俊逸的脸百无聊赖的望向窗外,侧颜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光。邻座的女生渴慕地看着他,而他好像对她们热情的注视视而不见一样。妹子咽了咽口水,小心地接近他,问道:“亚瑟你猜这个转校生是男的还是女的啊?”“不知道。”亚瑟回答,他放下笔,两只手放在桌子上,“关我什么事”的念头还没来得及成型,教室门就开了,站在门口的那个人,微微的笑着,一眼仿佛万年。

全班安静了一瞬,然后亚瑟柯克兰的课本“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2、初识

柯克兰手忙脚乱的从地上拾起课本,随着老师的一声“你就坐在亚瑟柯克兰的旁边吧”那双秀丽的鞋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亚瑟抬头,看见一个清澈的笑脸,他忙说道:“啊,你坐我旁边吧。”说着同时向前移了移凳子。“谢谢,”那双眼睛笑得更弯了,“我叫王耀。”

3、烦恼

“你喜欢这个?”亚瑟装作不经意的问。“是的!Gitty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猫了!”王耀两眼冒桃心的回答。哇,好可爱,不对,切,真幼稚,不过他那么喜欢给他买一个也无所谓啦!才不是讨好他什么的……亚瑟站在毛绒玩具店门口纠结的想,最终,还是大踏步了进去,仔细选了一个包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玩具店。唉,这个同学真是,都已经三进三出了吧,为女朋友买个东西至于这么纠结吗?真不想说他的海苔眉都皱成毛毛虫了……毛绒玩具店员一脸黑线的在心里默默吐槽。

“哇!Gitty酱!”王耀惊叫着从桌洞里拉出一只可爱的大玩偶,“亚瑟,太谢谢你了……”   

“没事……”这、这表情太犯规了……这还怎么上的下去课呀。亚瑟偷偷把书立起来,挡住了他充血的快要爆炸的脸。果然早恋是不对的,多么影响学习。爱看书·好学生·根正苗红亚瑟同学趴在座位上整个一节课,无比郁闷的想……

4、愿望

许愿架下,木牌上的红流苏随风飘荡。亚瑟有点紧张的说:“耀,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许愿了。”“好!”王耀重重的点了点头。

“恩,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许的愿是什么?”亚瑟在王耀身边,忍不住心跳如鼓地问。而王耀狡黠的瞥了他一眼:“不告诉你!”

风吹来,木牌随风摇晃,王耀挂好的木牌亦然飘荡。“我的同桌老是在上课的偷看我,怎么办,这样可不行啊,不听课是考不上好大学的,而且,跟他说话他经常支支吾吾,脸还涨得通红……唉,真希望他的羊癫疯早点好……恩然后,再跟我考上同一所学校!”

5、告白

“柯克兰学长我喜欢你!”角落里,满脸通红的女生对着柯克兰告白道。“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亚瑟眼睛突然扫到站在过道口的王耀,他嘴巴微微张着,几乎在接触到亚瑟目光的一刹那就扭头逃掉了。“耀!”亚瑟一边喊着一边追他,终于,在林荫道上一把抓住了王耀的手。

“你跑什么?”亚瑟问,心底莫名的焦躁,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我没有……你、你答应她了吗?”王耀没有转过头来,声音有点闷闷的。

“没答应啊!你为什么要跑啊!”

“亚瑟,其实我是……我喜欢你很久了。”王耀带着哭腔低下了头。“有多久?”亚瑟不禁低头抱住他,喃喃地问,嘴巴轻触着他的耳尖。“很久……从,从你送我那只Gitty开始。”王耀仍是眼睛不敢看他。

“傻瓜,”这下他发自内心的微笑了,“我喜欢你,早就比这还要久啊……”

-fin-

说甜的就是甜的!嘻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乱套了哈哈哈哈
目测老王懵逼脸:???????????
啊哈哈哈哈哈哈大乱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哥哥们(⁎⁍̴̛ᴗ⁍̴̛⁎)(兄妹

此生无悔入冷战!!!!!TVT



看到首页们大大们的糖,抽个风而已。不过我还是会写好茶,哈哈哈😂

【朝耀】鱼

“王耀,你知道吗?”亚瑟站在甲板上,白色的衬衫被强劲的海风吹拂着,使他眯起了碧绿的眼睛,“我和你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片海上。”

“那时候……”亚瑟微微的阖上了眼,“他还活着呢。”

茶褐色头发的人默默的站在一边,不带感情的琥珀色眼睛注视着这一切。

“你知道吗?造你出来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会后悔,为什么我要造出你这种虚伪的假货来寄托我对王耀的思念……”沙金色头发继续说下去,然而他已不知道是在对着谁说,“程序……都是设定好的,什么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王耀”震颤了一下,似乎闹钟的秒针移动到了定时的红针。他开口平板地说道:“亚瑟,时间到了,该喝下午茶了。”

“......”亚瑟苦笑的盯了王耀一会儿,慢慢的移着步子走进了船舱。


“我不喝了,你休息吧。”


大海,蓝色深邃,一波一波的海浪规律的拍打着海岸,留下一声声叹息。


我就像是鱼。

没有眼泪,冷血动物,披着冰冷的鳞片,生活在黑色的海底的鱼。


人不相信鱼是有情的。


不是吗?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根本不值得真心交付。

王耀盯着玻璃缸里的鱼看了一会儿,转身僵硬的走了出去。


甲板上,一位衣衫褴褛的老水手正在和年轻水手们闲谈。

“约克老伯,你说,这世上真的有女巫吗?”

“女巫?”老水手笑着说,“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人。不过都别忘了那个女巫海德薇莉,住在极西的海岸上,听说啊,”他呷了一口酒,“女巫能把死的东西变成活的,最重要的是……哈哈哈,”老水手神秘兮兮地向船员们靠近,“她能把一颗石头心,变成活生生的人心!”

“海德薇莉?极西的海岸……”王耀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茫然。他在原地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信步向亚瑟的房间走去。


“你怎么才回来?干什么去了?”亚瑟坐在床上,显然是刚醒没多久。“甲板上……听大家说话……”“哦,”亚瑟低头穿上了长裤,“新进入的这块海域有点不安全,有海盗出没,你要注意安全。”“恩。”

船在一处港湾停靠了。亚瑟王耀和其他乘客都陆陆续续地下了船。亚瑟向当地的集市,人多的方向走去,这是他乘船航行以来的老习惯。王耀在世的时候和他约好,以后要一起航海旅行,然后,每到一个地方就买一个当地的纪念品。也每到这个时候,他的替代品王耀可以一个人随心所欲的逛一会儿,然后等来亚瑟给他买的那个惊喜。


然而这次王耀一个人走的有点远。


“极西的海岸……”王耀一边走着,一边不由自主的想着老水手的话。如果,他也有一颗人类的心,那么,亚瑟是不是就不会天天那么悲伤了?他能抚慰他吗?

“啊……呜,救命!救命!”一声尖利的声音划过了王耀的脑海,他下意识地向海边看去——一个女人,正在离岸边不远的海里挣扎,“不好!”王耀一头扑向大海,向女人游去。

“呼、哈……”女人被王耀拦腰抱起,精疲力尽的躺在岸上。她撩开湿漉漉的棕色长发,露出苍白的脸庞,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对王耀说:“谢谢你啊,小兄弟……本来是要去海那边的集市买点东西,回来时却被水鬼缠上了……讨厌的家伙……那么,现在你要我怎么感谢你呢?”她扑哧扑哧的大眼睛微笑地看着王耀。

“不用感谢我……”王耀轻声说,喉结动了动。

“哦,”海德薇莉仔细看了看王耀面无表情的脸,笑了出来,“原来是机器人啊,怪不得对姐姐我这么冷淡呢。”她费力地提着裙子爬起来,说:“说吧,你有什么愿望?我海德薇莉一定会满足你的。”

“愿望?”王耀一脸茫然的嘟哝,“什么......都可以吗?”

“是啊,”女巫抬起下巴,“考虑到你救了我,作为回报。怎么,我海德薇莉虽然算不上神通广大,但是一般人的愿望还是可以实现的。说吧,小机器人,你有什么愿望?”

“海德薇莉......你就是海德薇莉……”王耀抬起了头,直视着她的眼睛,说,“我想要,一颗人类的心。”

“人类的心?”海德薇莉惊讶的看着王耀,随后夸张地笑了起来,“小机器人,就我所知,提出这种要求的,不是脑袋坏了就是......”她狡黠地盯着王耀的眼睛,嘴唇轻轻的弯了起来,“你喜欢上了人类?”


王耀偏过头,没有回答她。

“小家伙,你想好了。”海德薇莉说,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成为了真正的人,那么你现在的钢铁之躯将不复存在。你会衰老,会痛,而且,也可能保护不了你想保护的人,”她喘了口气,继续说,“即使这样,你还是愿意得到一颗人心吗?”

“我愿意。”王耀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海德薇莉无声的笑了。


“好,那么跟我来。还有,别告诉别人你见过我。”


回到船上,已是所有人已是装备完全,都等待着出发。

“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亚瑟责怪道。金发男人递过来一个贝壳拼成的娃娃,“我记得你一直很喜欢这个的。”

王耀接了过来,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喜悦之情滥于言表。他迫不及待要告诉亚瑟——

轰!!

”什么???什么声音?”大家骚动起来,纷纷冲到甲板上,攀着栏杆向沉沉的夜色张望着。

轰——啪————

“报告船长!”一个水手手忙脚乱的跑过来,“是附近的居民们!!这不是什么集市!是海盗们的临时据点!!”

“我们看到的村民,都是海盗!”

“天啊,我们被海盗包围了!!!”

“*——兄弟们上啊!决不能被他们干了!!”船长大吼一声向控制室奔去。船员们也纷纷响应着各自奔去。

“大家都别倒下,和那帮畜生们抗争到底啊!”老水手吼叫着,使劲转着船舵,火光照亮了他大半花白的头发。炮声继续隆隆的在耳边炸响,一颗又一颗冒着白烟的炮弹就从身旁划过。“耀,”亚瑟急切的搂着王耀,“你先到舱里去,不要让他们打中你。”“那你呢,亚瑟?”王耀急切地问。“我和他们一起战斗!”亚瑟说完,飞快的向甲板奔去。

“炮弹就要没了!”水手们飞奔出来喊着告诉船长。“那咱们快撤,快撤啊——加速!那边,左满舵!左满舵!快!!”

眼看船只就要离开炮火,这时,亚瑟转身看向客舱,却发现王耀似乎大叫着什么向自己扑来,亚瑟困顿的张开嘴巴——

一朵烟花在亚瑟的身后炸开,王耀扑住了亚瑟,把他推到地上,自己的身子瞬间被流弹穿透。

“王耀……怎么,怎么会?!”冲击渐渐散去,亚瑟抱着变成一个血人的王耀,瞪大了眼睛,语无伦次地说,“你,你怎么会流血?你不是机器人吗?”

“他不是了。”一个声音响起,女巫海德薇莉出现在了亚瑟身边。“哟,你好啊,王耀的爱人。”

“什么……这又是什么…………”亚瑟难以置信的扭动着脑袋,“你是谁?”

“我是女巫海德薇莉,他来求我把他变成人类。”女巫检查了一下王耀的伤势,叹息了一声说,“唉……看来,我还是来晚了啊。”“什么?????”

王耀在亚瑟怀里动了动,微弱的说:“亚瑟……”

“不听听你爱人的遗言么?”女巫说,挥了一下手,王耀的声音一下子被放大到数倍,亚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亚瑟……我不后悔……”王耀的眼里映着漫天的星光,“最后……能保护你……”

“别说了,王耀,你别再说了。”亚瑟啜泣着,金色的脑袋紧紧地埋在王耀的肩头。

“有句话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我已经有了一颗自己的心……亚瑟,我只想说,你爱我吗?”

“爱……”亚瑟泣不成声地说,“很爱……对不起,耀……”

“人啊,总是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不过,眼前这一幕,对王耀才是最好的结局吧。至少,心愿达成了。”

女巫走了,据说她去找了自己小时候的玩伴,基尔伯特。海德薇莉说,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再去抓紧见见应该见的人,也许能再续前缘呢?她不知道。反正,不要让人生留下后悔便好。

-你知道为什么鱼没有眼泪吗?

-我知道。因为鱼就住在水的心里,温柔地包裹着它们的水,就是它们不被人觉察的泪。

-fin-



用烂了的梗呀。 _(-ω-`_)⌒)_


【朝耀(含露中)】秘密

      

      我总是把一切都搞砸了。

      体育馆,亚瑟跪倒在地,双手掩面,泪水还是不停地从掌心涌出。

      

      成绩优秀,孤傲单薄的自己,在学校里总是免不了被小混混欺负。

      那帮人围上来的时候,亚瑟面无表情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知道自己已无处逃脱,便索性迎了上去。

     “哟,小子还挺识趣的,”对方老大阴阳怪气的笑,“怎么,不跑吗?”一记直拳同时冲出——“你平时……不挺拽的吗?”

     “装逼,我让你装逼。”更多的拳脚蜂拥而上,“我马子就是被你这东西抢走的!”亚瑟一声不吭,用双臂护住头颅,拳头揍在肉体上闷闷的响声在偌大的体育馆内竟然清晰可辨。

      然而似乎有声音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亚瑟看不清,脑袋也嗡嗡的,在人影接连撂倒了好几个人的时候,他勉强睁开眼,擦拭了一下额角流到眼角的血,他辨认出来了这个人影。

      是王耀。

      和他身边的……伊万。

      

    “亚瑟,你没事吧?”王耀急切的问,“都怪我……没有早点过来。”

    “是啊,小耀一定会保护你的。”伊万眼光温柔,笑了笑看着王耀。

      自己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王耀,你以为你自己是谁?”讥讽的话语,像利剑般毫不留情的刺向对方。

    “明明自己的事都拎不清,我记得你连学费都交不上了吧。”

      王耀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

    “柯克兰,你……”伊万立刻换上了一副愤愤不平的嘴脸,王耀拉了拉他的衣角,说:“伊万,别说了,我们走吧。”临走前,王耀低头轻轻地对亚瑟说了句:

   “以后我不会再管你的事。”


    心被绝望的一击。


    脚步声渐渐听不见后,瘫倒在体育馆的地板上,捂住了脸。


    耀……对不起……可是……好委屈啊……我根本不想看到你和他在一起!

    

   我也不敢让你知道我的心情……因为我注定不会有希望……


   为什么呢,这种痛苦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啊……

  



体育馆已经在背后消失成了一个小黑点,林荫道上鸟语花香,晚霞灿烂得似乎能赶走世界上的一切阴霾。

伊万和王耀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伊万突然开口了:“小耀……刚才的事情,让你很困扰吗?”

“还好啦……”王耀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亚瑟总是被欺负……可能是性格的缘故吧……”

“可是他好像挺讨厌你插手管他的事呢。”

“是啊,十年前,小的时候做邻居时还挺好的,没想到重逢后他就变得那么讨厌我了啊。”

“他讨厌的不是小耀哦。”伊万勾起了嘴角,又问道:

“那么我想知道小耀你,对他是什么态度呢?”

“无所谓啊……就当是日行一善吧……以前约过他和咱们一起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亚瑟就是死活不肯,这么想挨打吗……真是的……”

“诶嘿,果然是因为我吧。”

“因为你?”

伊万笑着,不说话了,轻轻伸手握住了王耀的手。

那张脸上,琥珀色的眼睛温柔的笑弯了起来,仿佛镀上了天边的晚霞。


亚瑟喜欢你,这是他的秘密。

而我知道,却永远不会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


-完-




“可是......就算如此......就算真的如此......犬夜叉他还是喜欢桔梗。就算被打得遍体鳞伤,你还是喜欢她吧。你还是喜欢桔梗吧。”——戈薇。
😭😭😭😭哇——

【朝耀】迈向艺术的厅堂

亚瑟·苛刻男很忧郁。

他入了杀马特家族三年,从来就没有那么忧郁过。

昨天早晨,老大就顶着像一头虎皮鹦鹉似的五颜六色的假发找过他。

“哎ོ,兄ོ弟ོ,偶ོ想ོ拜ོ托ོ你ོ件ོ事ོ。”

“什么事,尽管说,大哥。”

“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给ོ隔ོ壁ོ班ོ的ོ王ོ小ོ耀ོ同ོ学ོ。”老大低垂下头,无限娇羞。

“……老大你恋爱了?”

“不ོ是ོ不ོ是ོ,暂ོ时ོ还ོ没ོ谈ོ成ོ,你ོ懂ོ得ོ,亚ོ·折ོ翼ོ·天ོ使ོ瑟ོ儿ོ,大ོ哥ོ我ོ是ོ帮ོ派ོ老ོ大ོ”,老大叹了口气,抬起头凝重的说道,“不ོ好ོ为ོ了ོ这ོ种ོ事ོ情ོ亲ོ自ོ出ོ面ོ。再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我ོ们ོ美ོ丽ོ的ོ装ོ扮ོ的ོ,虽ོ然ོ它ོ显ོ示ོ了ོ我ོ们ོ高ོ贵ོ的ོ身ོ份ོ,但ོ是ོ,小ོ耀ོ耀ོ现ོ在ོ还ོ小ོ,我ོ并ོ不ོ指ོ望ོ他ོ能ོ理ོ解ོ,所ོ以ོ,偶ོ还ོ是ོ想ོ派ོ一ོ个ོ外ོ形ོ跟ོ他ོ们ོ这ོ种ོ普ོ通ོ人ོ相ོ近ོ的ོ人ོ来ོ劝ོ说ོ他ོ。”

“原来如此……老大,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完成任务的。”

“真ོ棒ོ,亚ོ蒂ོ,真ོ不ོ愧ོ是ོ我ོ们ོ杀ོ家ོ排ོ行ོ第ོ二ོ的ོ美ོ男ོ子ོ,老ོ大ོ为ོ你ོ骄ོ傲ོ,事ོ成ོ以ོ后ོ,偶ོ将ོ亲ོ自ོ为ོ你ོ举ོ行ོ杀ོ家ོ加ོ冕ོ仪ོ式ོ,老ོ大ོ可ོ以ོ把ོ第ོ一ོ名ོ的ོ位ོ置ོ让ོ给ོ你ོ。”南星·泪殇·葬爱三少大哥眼圈都红了,他强撑着,哽咽的拍了拍亚瑟的肩头。

亚瑟的眼圈也红了,鬼知道,他作为杀家一员到底经历了什么。三年啊!他都入团三年了,至今说话的字体还是不能像兄弟们一样冒出花样繁复又美丽高贵的花漾字体。老大说是因为他外形气场太过清奇,还不能与杀家风格尽快磨合,而磨合还需要时间。亚瑟就不明白了!!金发绿瞳啊!!!多杀啊!!!

他渴望着力量。

“啊ོ对ོ了ོ,别ོ忘ོ了ོ告ོ诉ོ小ོ耀ོ耀ོ,”老大又低下头,两片红云飞上脸颊,“其ོ实ོ,他ོ若ོ是ོ成ོ为ོ了ོ我ོ的ོ恋ོ人ོ,我ོ们ོ杀ོ家ོ也ོ会ོ给ོ他ོ一ོ个ོ爵ོ位ོ的ོ。”“到ོ那ོ时ོ候ོ,他ོ将ོ成ོ为ོ整ོ个ོ杀ོ家ོ族ོ最ོ高ོ贵ོ的ོ王ོ后ོ。”

-------------------

王耀是濠雪升学校最出名的怪人之一。

外型瘦小,留着马尾,乍一看是个甜美的女生。

对,乍一看。

由此可见他其实是个男生,本质上是一个追求美的男生。

别人扔的易拉罐,他捡起来一个一个收集到麻袋里;别人碰也不碰的垃圾堆,他在里面翻找出“艺术的灵感”。

是的,就是那些他亲手做的垃圾组成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就是团更大的垃圾;而在他的眼里,竟然就变成了闪闪发光的“艺术品”。


上帝啊。


不过王耀的“艺术行为”虽然让大家看不透,但是他还是凭借清秀的长相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濠雪升学校最招桃花的学生之一。

只不过谁也追不到。:)


这不,麻烦就来了。


王耀怔怔的看着自己一秒钟前还高高耸立在怀中的纸杯艺术此刻倒在地上散落了一地,眼圈慢慢的红了起来。

旁边是手足无措的亚瑟。

“这是我花了八个小时做的’零乱’啊……”王耀喃喃地说。


“对,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你会从拐角跑出来,我不是故意的……”

王耀抬起眼睛。

亚瑟突然语塞了。实际上,他的目光一接触上那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王耀轻轻地说了声“没关系”然后拔腿便走。

“哎哎,等等!王耀同学!”亚瑟忙喊着向前冲了上去,“有时间谈谈吗?也许我可以帮你修好它!”

王耀惊讶的扭头,而亚瑟还没等王耀开口说话就握住了他的袖子:“王耀,我说真的!!”

“你认真的?你对它们有兴趣?”

“是的。”亚瑟说,“我觉得它们看起来……嗯,很好!像真正的艺术品!”

“谢谢”王耀的脸有些感动的亮起来,“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

在操场上,王耀把图纸大概的画了出来,跟亚瑟一起剪拼着。

看着亚瑟认真的表情,王耀突然问道:

“亚瑟,你为什么要进杀马特家族?”

“因、因为很奇怪……我觉得他们很帅!跟平常人都不一样!”亚瑟沙金色的头发微微的反射着亮光,紧紧的抿着唇角,额头上有几滴汗珠滴了下来。

王耀笑了,微微的把眼睛弯成了月牙,射出星星点点的光:“看来,你也是想追求艺术的人啊,咱们两个本质上来说是很像呢。只不过你的审美还有待提升。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杀马特一族,不过是人类为了追求好的东西而希望自己能够融入美丽的事物里的一种心愿的反映罢了。人和人的文化程度深浅,知识掌握的多少,审美能力大小是不同的,但是,追求美丽,追求成熟的心愿是不变的啊。



放学了,聚集在操场上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不时有几个学生从他们身边经过。

一个高个儿的男生斜挎着书包,和着几个校服外套吊儿郎当的哥们儿,正朝这里走来。

“哟,是王耀啊。”他停住了脚步,邪笑着说。

亚瑟去洗手间了,只留着王耀一人,默默给他的纸杯添砖加瓦。

“哟,又在孵垃圾呀。”男生说,他的哥们儿哗的一下都笑了,他得意地看了看他们。

“这不是垃圾,这么说的人才是垃圾,我看你就是垃圾中的垃圾吧。”王耀镇静的昂起头来和他对视。

“不就是一堆破烂么,”高个子男生恼羞成怒,两手握住球把它举到自己胸前,“看我一下砸扁它!”

-----------------------

亚瑟刚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你想干嘛?”亚瑟挺直身子逼近那个男生,“他做什么要你管?不想挨揍快滚!”

“草”那个男生骂了一句,“你他妈从哪儿冒出来的。”

亚瑟继续威胁道:“你他妈没事赶紧走,晚走点你承担不起你知道么。”

“走吧,走吧”男生的哥们扯着他往前走着,“惹着人家男朋友了。”

--------------

“亚瑟,它又塌了。”王耀看着被篮球拍成一堆碎纸的纸塑,说。

看到王耀低垂的眼睑,亚瑟只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我,我送你回家。”亚瑟笨拙的说。

 ------------------------

还没走出校门几步,就听到一阵嬉闹的声音,一群抹鼻涕的小孩正撵着一只猫向他们冲来。

“喂,王耀!刚才拿篮球的大哥哥让我对你说,如果你再做那些破烂,就会跟这只猫一样,爪子被人剁掉!!”

小屁孩嘻笑着大声嚷道。

但是王耀这时候显示出了惊人的爆发力。

“走开!你们都走开!!!”王耀大声地喊着,挥舞着书包想那帮小兔崽子冲过去。

小破孩们尖叫着冲散了,王耀马上蹲在小猫身边,蹙起眉头轻轻安慰着。

”小猫乖……我马上帮你包扎……“猫儿细不可闻的尖声喵呜了几声,奄奄一息地躺着。

“亚瑟”,王耀突然转过头,命令道,“快去买点纱布碘酒。”

“什、什么?哦……”亚瑟赶紧去旁边的小超市买了王耀需要的东西。

“我保证轻轻的……”王耀拿起碘酒,对小猫说。

过了一会儿,王耀终于舒了一口气,他放下手里剩余的纱布,将手指放在了小猫嘴边。小猫微弱地叫了叫,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他。

王耀笑了。

午后的阳光突然穿破云层,照在了他们的身上。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美?

亚瑟直愣愣的看着蹲下身去的王耀,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那么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亚瑟看着那个花花绿绿的拖把,想起了自家弟兄们花花绿绿的脑袋,他突然隐隐有种反胃的感觉。

果然,追求美学这种东西,自己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啊。


在王耀家门口分手时,王耀突然转过脸来,认真地对亚瑟说:“亚瑟,其实世界上的东西,原本就是没有三六九等的,美丽和丑陋,在不同的人眼里就有不同的判断;但是,我认为它们都是有价值的,尤其是,在碰上了能够真正欣赏它们的人之后”,王耀笑了笑,“谢谢你,亚瑟。”

王耀轻轻地合上了门,留下一脸震惊的亚瑟在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这句话。

----------------------------

几个月后。

“Oh my Jesus!王耀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亚瑟突然发现王耀手中正握着一只小花。

“玫瑰啊!喏,刚才那个打扮很奇怪的小哥给我的。”王耀指了指远处的一位杀马特装扮的小哥。

那位大哥连忙冲王耀挤了个媚眼,然后抿了抿嘴唇,重心放在一只脚上娇羞的扭了起来。

God!是以前的老大南星·泪殇·葬爱三少!!!

亚瑟当机立断,拉着王耀的手就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亚瑟,怎么了吗?”王耀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亚瑟头也不回地说,“王耀,其实我就是想退出杀家了。”

这个团退就退了,一辈子进化不出花漾字也没什么。亚瑟想。

就是王耀再也不能与泪殇见面了。他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耀是我的!


—fin---全部都打完了。妈的智障!!!花漾字体输入法还得来回换,累死爹了。_(:з」∠)_